网络女主播怎么赚钱?揭秘:不少是在校大学生主播八卦

2016-11-18    来源:未知    编辑:内涵小编
唱歌跳舞讲故事逗粉丝开心 每天晚上,映客网名为精灵妹妹的ID都会准时上线,进入她的直播间,一股甜美风扑面而来,大片纯白的背景映衬着可爱的图案。精灵妹妹说,她直播时

唱歌跳舞讲故事逗粉丝开心

  每天晚上,映客网名为“精灵妹妹”的ID都会准时上线,进入她的直播间,一股“甜美风”扑面而来,大片纯白的背景映衬着可爱的图案。“精灵妹妹”说,她直播时大多穿粉红、纯白甚至毛茸茸的可爱风连衣裙。日前,记者见到她时,她穿的是一件日本女学生制服,画着可爱的淡妆。直播开始后不久,进入网络直播室的粉丝逐渐增多,一个小时后增加到近2000人。“精灵妹妹”不断与上线的粉丝打招呼,一会儿陪他们聊天,一会儿为他们唱曲,说话声音也比日常温柔了很多。

  进入直播室的人越来越多,“精灵妹妹”和粉丝们的互动也越来越多,她不断地和熟悉的ID互动,轻声细语讲着最近发生的各种事,偶尔会唱一两首歌,而随着聊天的气氛越来越火爆,粉丝们开始比着送虚拟的鲜花、豪车,这些虚拟礼物都是粉丝花钱买来的,收到这些礼物后,“精灵妹妹”则可以将它们兑换成真钱。遇到个别网友的语言骚扰,她会把对方踢出房间。

  直播结束后,“精灵妹妹”给记者展示了位于济南东部的这个直播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内放着一套台式电脑、一个高清摄像头、一套高音质的耳机和话筒,外加几个采光灯,正对着摄像头的床上还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整个房间布置得非常清新。这些设备全部加起来大约一万元,可以美化女主播在网络上的形象和声音。

  “月入几十万的只是极少数”

  在网络上的喧嚣之外,“精灵妹妹”是名去年才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学音乐出身的她从小就喜欢唱歌,毕业她辗转北京和济南两地,一直在电视台和酒吧兼职,后来有同学介绍她去网上做主播,长相甜美加上本来就有音乐功底,做了几次主播的她就拥有了不少粉丝,在网上也开始小有名气。相比多数主播都签约经纪公司,“精灵妹妹”则比较自由,她既不是全职主播,也没有和经纪公司签约,现在的她每天只直播两到三个小时。“全职的话我现在做不了,太累了,做主播没有大家想象的轻松,坐在电脑前要一直说话,保持兴奋状态几个小时,每天其实都很累。”

  “现在我只和网站直接签约了,没有通过公会,也没有投靠经纪公司,每天上线两三个小时基本上就完成网站规定的时长和礼物收成了,然后就和网站分成,他们拿走六成左右,剩下的才是自己的。”“精灵妹妹”透露,她目前每月的收入在万元左右,“这个也得看个人的造化和努力程度,一般收入都能在七八千以上,偷懒的主播也有每月只能赚到一两千的,而媒体上之前报道的月入十万甚至几十万那都是顶级大主播才能赚到,数量寥寥无几,粉丝都是十几万,多数人都达不到那个高度。”

  由于是兼职,“精灵妹妹”平时相对比较自由,做完主播一般就出去逛街、看电影、健身,生活中的她还是游戏发烧友,几乎每天都要打一会儿《英雄联盟》,平时还给电视台兼职做演员,对于做主播,“精灵妹妹”笑着说她会做到粉丝不再喜欢她的那天。“干这行让我有做演员的感觉,每天在直播房间大家就像一个家族,会有喜欢你的人,会有人听你的心声,这种感觉让我很温暖。”而在直播之外,她希望自己未来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演自己喜欢的戏。

  签约主播被抽成比例为30%至60%

  然而,多数网络主播并没有“精灵妹妹”这么自由。山东小伙王瑀毕业后曾和几个朋友在北京合作创建了天汇星娱工作室,这个工作室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为网络主播提供管理和经纪服务。王瑀说,目前自由做主播的只有不到10%,剩下的全部需要通过经纪公司或者直播网站的各种公会挣钱。“单干的主播能挣到钱的非常少,除非你特别有天赋或是外表十分出众,多数都需要经纪公司去和网站交涉。”王瑀说,他们工作室高峰时手里经营着上百位网络主播。

  一般而言,网络主播向经纪公司提出申请后,会由经纪公司进行视频面试,考察合格后会和主播签约,签约后经纪公司会根据每个主播的外形和声音特点向不同的网站进行推广。“每个网站适合的人是不同的,像YY这样竞争激烈的老牌网站,我们一般不会让新人去,否则多数都会被那些大牌主播盖住锋芒,让新人没有机会出头。”王瑀说,那些外形特别清新甜美的女主播,会被推送到以游戏为主的直播网站,那里的粉丝年纪偏小,更能接受这样的类型,如果是比较城市商务型的,则会推送到陌陌这样的网站。

  签约后的主播,必须接受经纪公司的抽成。王瑀透露,一般主播的抽成比例在30%至60%,挣得越多被经纪公司和网站抽成的比例也越多。 “普通的二级主播每挣100元自己只能得70元,剩下的30元要归经纪公司和网站。”王瑀说,经纪公司和网站的关系非常紧密,也联手监控着旗下主播的一举一动,一个以唱歌为主的主播如果突然想跳一支舞必须提前向经纪公司提出申请,而房间里的粉丝也严禁留下联系方式和主播私自联系,不准粉丝私下给主播花钱,一旦发现将会永久禁号并处以重罚。

  济南的经纪公司多藏身居民楼

  虽然前几年挣了不少钱,但是去年王瑀还是毅然从北京回到了济南,开始重拾自己的音乐梦。目前开了一间音乐教室,专门教孩子们学习音乐。“当时工作室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几个合伙人对我的离开都不理解,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王瑀说,那个虚拟的世界很容易让人迷失,网络主播要靠颜值和特色成功,但对于观众来说,在这个半虚拟世界里,决定你身份的还是金钱。在人气高的当红主播直播间,不愿花钱的你只能排队进场,而花大钱的人则可以开着虚拟座驾,走“绿色通道”直接到贵宾席落座。现实世界中的势利和等级在这儿表现得更加赤裸,时间久了会麻醉你的梦想,让你和现实脱节。

  就王瑀目前的了解,济南现在大概有十几家经纪公司,但是多数都隐身在居民楼里,有些也没有正式注册,很难查到他们的信息。“目前从事主播这个职业的人多数都是在校大学生,尤其是艺术院校的女生做这一行的特别多。”王瑀说,虽然很多人做得风生水起,但他作为一个过来人和业内人士,还是希望学生尽可能不要做这一行。

  “对于学生来说,每天直播三四个小时,一月就能挣到五六千元,条件好的甚至上万,钱来得太容易就会有拜金心理,也会把她们的价值观都毁掉,毕业后会很难融入社会,因为惰性太强了,现实中的工作她们看不上。”王瑀说,主播这个行业是吃青春饭,很难一直长久做下去,一旦心态被腐蚀了,未来很难找到其他工作。

  为“争风”,有网友一天给女主播5万元

  对于很多为女主播挥金如土的粉丝,不少网友感到不可思议,放着这么多免费的明星歌舞视频不看,为啥偏要花钱去追捧一些不知名的草根主播?对于这样的疑问,YY直播ID名叫“地下城勇士”的粉丝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他已经为自己喜欢的女主播花了一万多元,相比那些豪掷上百万的土豪粉丝来说,这点钱算不了什么。“在那个世界里,只要你花钱,你就是王者,这是看明星视频根本不会有的感觉。女主播会一直和你互动,当着上万人叫你名字,说感谢你、爱你之类的话,那种满足感你无法体会。这让我有权势感,也有很强的优越感,让我觉得比房间内所有的男人都强,特别有尊严感,好像掌控了全世界。”

  “粉丝间的比拼会让很多人失去理智,花钱更加大方。”王瑀说,去年他熟悉的一位粉丝有一天突然为一个女主播花了五万,原因竟是他追随了1个多月的女主播在叫了他的名字之后又叫了别人,这让他特别不爽。不过付出总是有收获的,在花了五万之后,女主播对他态度更加热情,当天晚上还给他发去了好友申请。

  王瑀说,网络女主播的粉丝基本是一固定群体,就他的了解,花钱的粉丝年龄通常都在40岁左右,靠自己发家致富的比例比较大,文化程度相对不高,暴发户和土老板是两个典型的标签,当然年轻的宅男比例也不少,他们也舍得为喜欢的主播花钱。“他们通常都不在一、二线娱乐产业发达的城市,而住在四、五线城市,这些人有了钱之后可以消遣的方式又很少,直播网和直播软件上美女如云的主播给他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消费快感。”

1
3